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japanese tube.com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10 08:00  【字号:      】

这是寐决听了《壹生》之后,与我分享的故事。她说:“昨天听歌,今天写文。也许不是你心里想要的故事。”想告诉你,

这是寐决听了《壹生》之后,与我分享的故事

她说:“昨天听歌,今天写文

也许不是你心里想要的故事

”想告诉你,我很喜欢

一首歌,关于唱的人与听的人,我所能想象的最理想的一种关系就是这样的

所有在暗处我没有明说的话,才是希望你听见的真正的故事

讲故事给我听,让我为你写一首歌

  我要将这样的心事诉与你听

  关于我的所有混沌劫txt,我不可能诉诸详尽,即使有充沛时间,那也是不可能的

我需要保留我的秘密,直到死去

  五月,我大病一场,在山顶上的小木屋里

没有人知道我去了哪里

我不做梦,只是想念

清晰的带有损伤性的记忆,一直久居于我心里

我沉默接纳,不做妄言

这是很久之后的得到

从未有人帮助过我

  我承认自己正在老去

当你懂得识别我的容颜的时候

  许多事情发生变化,缓慢或是迅疾,最终都将渗入骨髓

我坐火车抵达陌生的城市,一次次的流袭,是刻于掌心的宿命

这是注定的,不可更改的

不会被誓言和承诺所攻破

我是永远带有陌生气息的女人

哪怕年轻,哪怕老去

  我想要见你

从树林深处出发,途径蓝色湖泊,穿过风霜雪雨

一路前行,没有退路

直抵你的面前,做最后罪孽深重的一场告白

我在恨你的时候也最爱你

你要记得

  壹生,你可还记得

  六月,我即将离去,在遥远的未知里

将往事站立成一块永久的墓碑

无论如何,我都不需要眼泪

你不要来祭奠

我会记得你

你告别远方的叹息,活在我的血液里

这声音,不会衰老

你在那一声叹息里死去

  我突然觉得难过

如此劳累

我曾爱过一个来自南方的情人,我曾爱过一场触碰不得的虚妄

  我手持白色雏菊,站在你身后

像是命运的眼睛一般,注视你,也注视我

你始终沉默不语,甜蜜在你脸上生长

这温柔,刺痛我,却照亮你

病入膏肓

无药可救

你不要来寻我,我的容颜变得不堪

我是要在土里生长的人

  记忆已经老去,我独自徒守,为一个动人的秘密,虽然我早已不再相信

你懂得,你知我也懂得,才可放心将彼此驱逐

如今我再归来,所有意义便不再构成意义

把情燃尽,再与你言

  壹生,我们就这么过一生吧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直接跳转我的豆瓣音乐人摄影作品:Ellie Davies小于一 Less Than One来自上海的双人民谣组合从成员俞璐及陈一锋的姓名里各取一字暗合了约瑟夫·布罗茨基的文集《小于一》“一个人记忆得越多,他距离死亡也许就越近”微博 @民谣小于一japanese tube.com japanese tube.com




()

附件:

专题推荐